2019年显然是格列兹曼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之一,他告别了效力5年的马竞,穿上了巴萨的红蓝球衣,在2020年即将来临之际,他在欧足联的采访中回顾了自己走过的路。

个头始终是个问题,那时候我一直太矮了,不得不等待,那当然是非常困难的时期, 但最终,当我在更衣室或球场上和队友们在一起时,我就会忘掉这一切,努力做我最喜欢的事,那就是踢足球。

是的,但我觉得皇家社会也是类似的,他们不看身高或你速度是否快,重要的是你的场上表现,控球、你的技术和你能达到的高度等。我觉得在那里效力对我非常有益,我在那里学到了控球和攻势足球。

给了我安全感的人是Eric Olhats,他是把我带到皇社的球探,我在他家寄住了5年,他每天开车45分钟带我去训练。每当我状态不好的时候,他也会给我踢球的建议。后来,我进了一线队,克劳迪奥-布拉沃、迭戈-里瓦斯、卡洛斯-布埃诺……(都给了我很大帮助)还有马丁-尔特教练,他信任我,让我上演了首秀。

我觉得我的一脚触球、撞墙配合、一直向前看等能力都是在皇社学会的。加盟马竞后,我注意到了变化,那是非常困难的改变,西蒙尼教练一直在我身后,大声喊出更多要求,让我做我之前不会的事,比如团队合作。我学会了防守和战术,并且因为他,我的进球能力也得到了提高。

我希望能将我学到的东西用于服务球队,在马竞的第二年,我注意到我的变化,我说:“这就是我想要的样子。”另外,我在皇社和马竞学到的东西,让我成为了世界冠军。

奥尔特加的预防伤害训练,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之一,因为他有一套完整的热身、准备训练,然后是有球和战术训练。西蒙尼非常优秀,他带队所取得的成绩非常了不起,大家都支持他,球队、球员、更衣室都不介意在他身后。他总是能找到赢球的方式,他的战术非常出色,他把一切都研究透彻。

我度过了美妙的一年,因为当时我信心十足,我参加了季前训练,那是我在马竞的第二年,我就是那个时候意识到我和我想成为的球员之间的差距。在卡尔德隆球场的那场比赛确实不可思议,气氛好极了,那是我们取胜的原因。

我当时很气自己罚失了点球,罚完点球后,大家可以看到我一直在说“要是之前那个罚进就好了”。我觉得是我罚失的点球让我们输掉了决赛,因为当时我们状态那么好,我敢肯定如果我那球罚进了,我们很快就会进第二球。

这将永远令我痛苦,即使我在另一家俱乐部夺冠,我永远会为在马竞那场决赛难过,因为那是我的目标,我的梦想,是俱乐部全体的目标。我没法让时光倒流,不然我早就做了。我相信未来10年或15年,我仍会感到难过。

我离开马竞不是为了赢得欧冠或更多冠军,我来到巴萨是为了学习新的风格、新的理念并争取提升自己。

是的,在一家有不同足球理念的俱乐部学习新的风格。我的目标是学习另外一种事物,因为马竞在任何一年都能赢得联赛和欧冠,因为他们有这个实力和相应的教练。

我们在谈论的这位球员,可能是后无来者,或者40年才出一位的球员。我们应该享受他的足球,不管是不是队友、巴萨的球迷或他的教练,因为他对皮球的处理出神入化,看他踢球以及在他身边踢球都是很棒的事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